2006/07/02

十年了

自我當兵的第一天算起,至今有十年的時間了(退伍八年),十年前還是小毛頭的我剛自高中畢業,展轉被送到台南隆田報到接受新訓。

跟一般人不同的是~大部分同鄉的人都會放在同一梯次或是同一連隊受訓。但我也不知為什麼那麼歹命,一群人到高雄報到後,卻只有我跟另二個同梯的被轉送到台南去當兵。

還記得那天是11月4日……

11月4日這天特別的早起,頭帶著一點悶悶的感覺醒過來。也許是因為昨晚一直展轉難眠的關係吧!連我最後是怎麼昏睡過去的也不太記得了。簡單的盥洗後,便把書桌上那些好幾天前就準備好的東西一一放進背包,下樓跟爸爸打聲招呼後,爸爸便戴我到馬公港去集合。

這天的港口人潮很多,大伙講話聲音也是在大廳悶悶的迴響著,這說不上是熱鬧,因為每個人的眼神裡似乎都帶著一絲絲的情緒,是種傷感的祝福吧!這群人裡有絕大多數跟我一樣都是準備要到台灣本島接受入伍訓練的。

馬公港的大廳邊,兵役科報到處的桌子就一張張的就排在那,爸陪著我到報到處報到,領完我的個人資料後,爸爸陪我走到出港處的入口處並跟我說:「凡事眼睛睜亮點,要多注意安全!」然後拍拍我肩膀目送我進候船室。

我進到裡頭後,回過頭時爸爸還在入口那一直看著我,邊笑邊揮手跟我道再見。爸爸當時的眼神,到現在我仍然還記得相當的清晰。

沒錯,從小我一向都是最讓家人擔心的一個,這次要離家當兵,他們對我更是有千萬個放不下的心。這天甚至連媽媽都不敢來港口送我,她在我下樓準備要出門時早不知跑到那躲起來了

我也揮手跟爸爸示意,要他可以回家去了,然後我就轉身排隊準備要上船。

大伙兒一個個接連上船後,我找到自己的座位,正準備要坐下來休息。

「嗚~鳴~」船出港的鳴聲此時響起~突然我不知怎麼又不想坐下來休息了!

站在那看著左右邊的人,怎麼他們之間好像都很熟,一群群人都圍著在聊天。而我就一個人站在那,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怎麼辦好,沒辦法我的同學不是讀大學,就是當警察、消防隊員去了,四週的同梯裡,沒有半個是我認識的。

「到船上四處走走好了」念頭想起的同時,隱約感覺得到船身在動了。我繞了一下才找到通到舺舨的路。才走到舺舨,上頭舺舨的一邊已經站滿一排的人了。

我走過去跟著擠到船邊,這些人有手上拉著一條彩帶,有的甚至拉了二、三條。眼睛往下望去,岸邊那站滿了一群人,手中也都各拉著彩帶線。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有的是船上這些人的爸媽或兄弟姐妹,還有些人的女朋友也來送行了,他們都一手拉著彩帶,一手揮手送人。

此時的我,手邊沒有彩帶,看著他們這一幕的同時,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觸。

漸漸地,船和岸的距離拉開了,他們手中的彩帶也一條條地筆直拉著,一些不捨得手邊的彩帶斷掉的人便把彩帶放手,然後這麼一條條的彩帶便著麼在船邊飄著,我順著彩帶飄的方向眼光放眼望去,在這人群的後面,有著一個身影站在入港口處的門邊,一個很熟悉的身影~我老爸。

他沒有馬上離開,他還站在那門邊。我在舺舨上一邊大叫「爸爸~」,他沒看到。

我再大叫「爸爸~」一邊揮著手,跟著邊跳邊揮手再大叫「爸爸~」,他還是沒看到我。

沒辦法,船和岸邊的距離又拉得更開了。我一開始沒出舺舨,現在左右邊又站著滿滿一群人,再加上這麼遠的距離,他是分辨不出我來了。

「鳴~鳴~」船再度響起鳴聲後,便加速的離開港口了。

我這麼一個人在船邊,看著那一小點的身影,目送著爸爸離開。這時我告訴我自己,當兵後我就是個男人了,我要成熟點、懂事點,不能這麼讓家人放心不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船開到高雄港了。才下船,一輛輛的軍車早在一旁等候著我們。集合好大家後,幾個軍官拿著名冊開始唱名上車……

不知是不是因為我高中太愛玩的原故,所以老天爺刻意要"磨練"我。所有跟我一起坐上船準備當兵的弟兄,全都點名上車了,卻只剩下我同另二個同梯愣在那?是怎樣?不用當兵嗎?

帶隊的兵役科的官員走過來說:「可能是人數滿了!看來,你們三個可能得另外調到別的新訓中心去才行」因此我只能乾瞪眼目送著這群同鄉,看著他們到快樂衛武營報到!然後,我再坐火車前往台南報到。就這麼,我們三個澎湖人,臨時被調到全營都是台南人的隆田營區報到……

這都是十年前的事了~當初入伍時的情緒,到現在仔細回想還是會讓我心情緊張。

明天,我將又再回到營區五天教召,在收到教召通知單時,我問了四週曾被教召過的朋友,結果,好壞二評。有的人說教召涼到不行!有的人說教召累到一個不是。再經我仔細分析過後,涼的得確是有,操的也是不無可能。

涼的教召可分二類:
1. 在大城市(台北、高雄…)教召。
那肯定涼到不行!因為跟本沒地方讓人有機會去操課,台北營區就那麼點小,現役軍人都不夠用了,何況是這種來幾天就要閃人的教召弟兄。 <而且我在想這那些在市區營區當兵的人,搞不好在服役期間就不太操課。不然依我知道有營區的地方,不曾聽到有阿兵哥操課的聲聲,更不曾看到有阿兵哥半夜全副武裝做戰術演練甚至行軍的>
2. 軍種的不同也會影響到。
我所問到的海軍弟兄,沒有一個說過教召會累的。再經我仔細思考後,想想也對~總不可能為了這群臨時來教召五天的弟兄,特別去整好一艘船,包括演訓用的相關東西,船來回的油料,甚至糧食。然後出海三天,就回來吧!(扣掉第一天集合,第五天要放人)

操的教召也分為二類:
1. 本身軍種就是會操的兵科,或是營區所在地本身就是以精實為名的單位。
簡單的說~如果教召單位本身就是戰備單位的話,那麼會操的可能性就相當的大。
2. 教召遇上演習。
以我目前探聽到教召有遇上演習的朋友的經驗,多半是會操課的,輕鬆點的是實彈射擊(步槍居多),聽過最慘的是跟著現役部隊進行操演(連夜行軍都被拿出來玩)。

所以從上述分析來看,我被操到的是相當大的,因為~
1. 我不在大城市教召
2. 我不是海軍、也不是空軍
3. 我的兵種是裝甲科(而且我還是裝甲特遣隊的一份子)
4. 恰好遇上同心18號演習
中午特地跑去剪了個平頭,這次我的心情跟十年前大不同了。
一來,我是真的很想再體驗一次當兵的感覺。不知怎麼,我很期待再被操一次。更期待能參與戰車砲的實彈射擊或是步槍實彈射擊也行。
二來,我想看看一直煩著我多年的那"當不完的兵的夢"是否能就此停整,或是藉此改善掉一些劇情(我不要老是當菜鳥,我想做當老兵的夢啦!)
三來,我的體能愈來愈差,想當年能在12分鐘內跑完3000的體能,想測看看現在得花上多少的時間才能跑完?
最重要的是,聽說現在當兵跟本不敢操兵了,所以,我想看看他們會怎麼"招待"我們這群教召弟兄。

2 則留言:

boboni 說...

本來想說 留完言要去大便的
結果沒想到妳竟然把我的留言刪掉ㄌ
現在不能大便 也想不起來剛剛寫什麼了
......第一句話應該是...
好短的頭髮
真像小丸子裡那各缺牙的永澤...
十年前身手矯健的強壯國軍
十年後帶著球跑的大肚男
看樣子...應該有得操ㄌㄅ
看來 教召後 有更多精采的笑話可以分享
好想聽喔
邀拐六五...快跟上...縮大腹...腳抬高...

好肥ㄛ你

阿媽 說...

我實在很好奇...為什麼要拍這張理平頭的照片,要脫掉上衣拍阿!是因為天氣太熱了?還是因為這樣會比較像阿兵哥阿?這是我心中一直以來的疑問!...哈哈!